当前位置 主页 > 12生肖号码彩色表 >

神经肌电图学在骨伤科、显外和神经外科的临床应用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154
336*280广告

  肌电图检查有:肌电图、神经传导速度、H反射、F波、神经重复电刺激、交感神经皮肤反应、Blink反射等项目

  脑诱发电位检查有:脑干反应测听、视觉诱发电位、体感诱发电位、运动诱发电位、P300等项目河南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李六一

  与骨伤科、显外和神经外科紧密联系且具有临床价值的检测项目主要有:肌电图(EMG),神经传导速度(NCV→MCV和SCV)、H反射、F波、Blink反射、体感诱发电位(SSEP)、运动诱发电位(锥体束功能测定、MEP)和交感神经皮肤反应(SSR)等等

  ⑤帮助确诊感觉神经通路上(主要为深感觉)神经病变是周围神经的、是脊髓、还是大脑皮层的病变

  ⑥评价锥体束通路(中枢运动神经)的生理完整性,诊断脊髓病变的位置、内囊和脑干运动通路损害、或者大脑皮质运动区部位受损

  在神经根、丛及周围神经病损中,肌电图所见一方面取决于病损的病程、部位和损害程度,另一方面取决于病损的类型。现简要叙述如下:

  根性病损是周围神经病损中最常见的,大多是由于椎间盘脱出压迫神经根所引起,多发生在腰段,少数在颈段。肌电图对神经根损害的诊断价值,主要是确定具体神经根损害和神经功能是否障碍

  急性期(早期)疾病的发作,EMG一般无纤颤电位,仅有插入电位延长,多相电位增多,对具体神经根损害有初步的建议。病程达10天以上,受害神经根所支配的肌肉有可靠的失神经电位,就能确定某神经根损害由于肢体上的每块肌肉

  均受发自几个根的神经支配,反之每一个神经根又支配着多块肌肉。因此,EMG只测定一块肌肉是不能确诊某一根性损害的。所以,测定解剖上认为的神经根所支配的多块肌肉,就可确保诊断的可靠性

  由于一个神经根的神经纤维分布于几条周围神经之中,因此,EMG测定有助于鉴别根性和周围神经病变。例如股四头肌麻痹的病例,在胫前肌发现了纤颤电位,这说明这一病变不是由于股神经麻痹所致,而是腰4病损或前角损害所致。又如一足下垂病人胫后肌上发现纤颤电位,就可排除腓神经麻痹,而指示腰5综合症

  同时,测定腰颈棘旁肌可进一步支持根性病损诊断。测定时病人应处于合适的位置,就能取得可靠的结果。检查颈棘旁肌EMG时病人低头位或侧卧位下进行;检查腰棘旁肌时俯卧位最合适。

  在根性病变的病例中,NCV通常是正常的或轻度减慢,其复合动作电位(CMAP)则有明显的波幅下降。

  颈、腰神经根损害者,F波潜伏时延长或FWCV减慢;SSEP也可能潜伏期延长,而2018年是电竞发展元年,红姐开奖纪录2018,波幅下降。

  对于有严重感觉丧失的神经根损害患者,感觉神经动作电位是有用的诊断依据,如果后根神经节之前神经受压,则上肢SSEP?N9正常潜伏,波幅可能稍低,而N13和N20的潜伏时会延迟甚至波形消失;如果后根神经节之后神经受压,则SSEP上肢N9、N13、N20均会延迟或波形消失。

  骶1根性受损时,H反射能非常准确的反映出来,H反射潜伏时延迟(≥对侧1.5ms)或H反射诱发不出。

  根性神经的病损,尤其是在颈、腰段,可以用EMG、F波、H反射准确的测定,并且可以做到相当准确的定位。但肌电图检查对神经根损害的病因诊断帮助不大。

  本室曾总结根性神经手术病例145例,术前测定肌电图明确根性病变134例,并确认具体损伤神经根,准确率达92.4%。

  臂丛神经病损多发生于颈肋、胸廓出口综合征,肋锁综合征,过度外展综合征、辐射损害和肿瘤直接压迫等情况下,明显的临床表现是臂丛神经炎。

  诊断非外伤神经丛病损,肌电图的价值在于进一步肯定或除外神经源性损害以及肯定损伤的严重程度。例如,各种类型的肩、腰部劳损,有的并不伤害周围丛性神经,但有疼痛所致的假性麻痹,当鉴别是假性麻痹还是神经损害时,肌电图检查有很大帮助。

  神经丛病损,大部分患者远端感觉传导速度正常,但SSEP可能异常;F波潜伏时延长可能很有诊断价值。但有些患者的末梢潜伏时延长,神经传导速度减慢。

  识别周围神经损害,一般是根据针极肌电图查出的神经源性损害和局限性传导速度减慢。

  为了神经干损害的定位或为了鉴别究竟是根性、丛性或是更广泛的神经损害(如多发性神经病、前角细胞损害),主要是根据肌电图上神经源损害分布状况来分析和研究的。

  肌电图所见取决于病变的程度。如有神经失用时,肌电图除有运动单位的严重脱失外,其他肌电图参数均正常。由于阻滞的神经纤维无退行性变,因而没有自发性病理电位(纤颤、正锐波);只要还有神经纤维未受阻滞,随意收缩的MUAP基本是正常的,神经阻滞的远端肌电图测定基本是正常的;

  但刺激阻滞处的近端而在远端记录,或刺激手指,足趾,而在阻滞处的近端记录感觉神经动作电位或MCV,却会获得波幅明显下降、潜伏时延长的波形,严重时波形消失。未阻滞的传导速度是正常的,即使病变部位的髓鞘有损害,只要轴索无伤及,肌肉测定就正常。

  周围神经损害在神经电图上表现有局部性传导速度减慢;只在有轴索损害时才会出现纤颤电位、正锐波,其密度的多少取决于神经纤维受损的程度和损害发生的缓急。在神经受损一个月或几个月后,会出现MUAP时限延长的现象,但不太明显,同时重收缩时MUAP募集型有异常。

  临床恢复期的予测也取决于哪种损害:周围神经失用可以预期完全恢复;局部髓鞘损害后,经治疗神经传导应能恢复正常或大致正常;如有神经轴索损害,神经康复时间会很慢;神经轴索十髓鞘共同损害,经治疗神经恢复的时间会延长,传导速度也会长期达不到正常值范围

  在检查周围神经损害时,检查方法除根据损害的严重程度外,主要的是根据病变部位。例如在诊断腕管综合征时,运动和感觉神经传导速度最灵敏,而在骨间神经损害时,针极肌电图更有价值。

  咀嚼肌肌电图和眨眼反射(BlinK反射)可帮助鉴别症状性和原发性三叉神经痛,也可用于诊断颅内三叉神经损害。

  在三叉神经损害和症状性三叉神经痛时,肌电图显示神经源性损害,BlinK反射的早、晚反应延迟或缺如,或两侧潜伏期差别大于正常。

  面神经病变,尤其是原发性面神经麻痹(BeLL氏麻痹),一般多位于面神经管内,早期针极肌电图可测知运动单位是否完全脱失。有随意收缩,并有运动单位电位的患者预后总是较好的,完全没有随意收缩者,也不能说没有恢复的可能性。

  面神经损害纤颤、正锐波一般在受损后10天才能出现。一方面因面肌MUAP小、类似纤颤电位,需要区别;另一方面纤颤、正锐波出现并不能做为估价预后的根据。

  对于面神经损害预后估价最有用的是神经电图法。因为刺激神经干激发电位的波幅对可兴奋神经纤维数目的多少提供了可靠的根据。比较患侧、健侧的电位波幅,面神经麻痹后三天内,波幅下降少于50%,预后可能良好;最大波幅下降常常在发病后第8至第10天,如波幅下降不超过70%,予后良好,而且在几个月内可以有满意的恢复,即使波幅下降到达70~90%,也常可见到良好的予后,但恢复的时间要长达一年:当神经纤维病变达90%以上时,还有一部分病人仍可获良好的恢复,但少数病人,尤其是纤维丧失超过98%时,就不能有满意的恢复。

  BlinK反射测定也可评估面神经麻痹的预后,如在前10天内测到反射的早成份(R1波),预后常常较好;如在此时测到晚成分(R2波),预后一般也较好;如在2~3周仍未测出这两个成分,预后就不佳。在恢复不满意的病例中,患测反射波的潜伏时比健侧可延长8mS。

  面神经麻痹后,临床上常发现有协同动作和联带动作,如原来支配额肌的现在支配口轮匝肌,出现不参与运动的肌肉有MUAP活动,这种现象是由于再生轴索生长方向错误的结果。协同动作应与面肌痉挛相区别,面肌痉挛也可以在面神经麻痹后出现,但大部分病例是自发的,其肌电图特点是:高频放电;自发性爆发;随意动作之后的后活动。

  上肢神经均来源于臂丛神经。在锁骨上部,主要发出三个短神经分支;肩胛背神经(提肩胛肌、菱形肌)、胸长神经(前锯肌)、肩胛上神经(冈上肌、冈下肌);锁骨下部分布主要有:肩胛下神经(肩胛下肌、大圆肌)、胸前神经(胸大、小肌)、胸背神经(背阔肌)、腋神经、肌皮神经、尺神经、正中神经、桡神经。

  下肢神经来源于腰、骶丛。分别为:股外侧皮神经(纯感觉神经、大腿外侧部的皮肤)、股神经、闭孔神经(大腿内收、支配内收肌群)、臀上神经(臀中、小肌,阔筋膜张肌)、臀下神经(臀大肌)、股后皮神经、坐骨神经(分为腓总神经、胫神经)。另外隐神经(股神经皮支、小腿内侧面和足内侧缘)、腓肠神经(小腿外后面)也经常用。

  四肢神经非外伤性损害,多见于神经卡压综合征。因为四肢神经大都发生或行走于一个狭窄的骨一血管??纤维管内,肢体长期反复的用力活动和解剖因素、发育异常性因素、姿势与职业性、代谢性疾病、肿瘤、医源性因素(手术后疤痕、内固定物的压迫、体位不当等)诸因素综合或单方面原因,致使相应神经发生损害。临床表现:疼痛、感觉障碍,运动障碍,肌肉乏力和萎缩,VaLLe现象(卡压点剧烈压痛),TineL征(轻叩卡压点可有周围区域疼痛)。

  上肢神经卡压综合征:肩胛上神经卡压、肩四边孔综合征(腋神经和旋肱后A受压)、旋前圆肌综合征(正中神经受压)、骨间掌侧神经卡压征(正中神经分支)、骨间背侧神经卡压(桡神经分支)、肱骨髁上棘突综合征(正中N)、肘管综合征和尺管综合征(Guyon征)、腕管综合征。

  下肢神经卡压:闭孔神经、臀上皮神经、坐骨神经盆腔出口狭窄症(坐骨神经干)、梨状肌综合征、股外侧皮神经卡压、隐神经卡压征(膝内侧放射痛)、腓总神经卡压,腓浅神经卡压,踝前腓深神经卡压(前附管综合征),跖管综合征(胫神经),趾底总神经卡压(又称Morton病)。

  针极肌电图在受损神经支配肌上出现神经源性损害指征,但早期(7天以内)肌电图没有特异性表现,仅出现多相波增多,部分病例插入电位延长,重收缩MUAP减少,严重损害时, MUAP缺如,早

  期EMG对神经损害的评估是粗略的;10天以后,EMG会有插入电位延长,明确的纤颤、正锐波,根据肌电图上神经原性损害的分布状况不同,可以对具体受损的神经确认,并做出神经损害程度的判别。

  神经传导速度的测定,尤其是未端神经潜伏时和SCV对诊断周围神经受损(卡压神经征)帮助更大。

  节段性神经传导的测定,能更精确地判断受损神经是局限性位置损害还是广泛性损害。例如,尺神经受损可能在肘上、肘部、腕部,针极肌电图在其支配肌上都会有神经源性损害,不易定位尺神经损害的具体位置,如果检测尺神经肘部、肘?腕、腕一指不同节段的神经传导,就能确定神经损害位置。MCV和SCV比较,SCV被认为是诊断周围神经损害更灵敏的测定方法,在MCV和SCV对照组中,测定SCV的结果从来没有出现假阳性。

  针极肌电图+MCV和SCV测定,如果仅出现纤颤、正锐波,提示神经损害为轴索性神经损害。如MCV和SCV减慢或者消失,考虑为神经脱髓鞘损害或神经传导阻滞。一般情况下,神经损害多为混合性损害。鉴别损害的性质,对神经损害的予后判断有指导意义。

  外伤性神经损害可由一系列穿通性损害和非穿通性损害引起(切、刺、压、拉、撞击等等)。根据Saddon分类法可将损害分为三类,即神经失用、轴索断伤和神经断伤。下表概括了不同类型的电生理所见。

  要明白的是:外伤性根的撕脱必须与丛性损害相鉴别。如有手的感觉迟钝或丧失,应测定SNAP。如虽有感觉障碍,而仍能测出感觉电位,这就证实有根的撕脱。因为病损在脊神经节的近端,所以没有周围神经的退行性变。如丛性损害时却不然。损害在脊神经远端,轴索有严重的损害,进而有退行性度,因此不能测出感觉动作电位或潜伏时明显延迟。测定SNAP最好在受伤7~10天后进行,这是纤维才发生退变。

  但是感觉电位丧失不一定不伴有根性撕脱,尽管完全失神经伴有临床上感觉丧失时,若仍出现肌肉内神经动作电位,也说明是根性撕脱。EMC在前根后支支配的棘旁肌发现纤颤电位是根性撕脱的典型所见,因为丛性病变不会影响到此组肌肉。

  在受伤后几天内(7天)是不可能用EMG和NCV来准确鉴别神经损伤的,却可以据肌肉的MUAP的多少,NCV波幅的高低和刺激后的电位出现的情况,大致判断出神经损伤的状况。

  在最轻的神经失用时,无轴索退变。病灶区的脱髓鞘可导致传导阴滞,但在病灶远端的神经功能则正常。有专家在动物实验中发现,在急性挤压伤以后,神经传导阻滞可以持续相当长的时间。Harrison在一个尺神经损害的病例中发现,传导阻滞持续4个月之久。在恢复时程中,受损局部的传导速度是减慢的。

  在轴索断伤时轴索和髓鞘均中断,而神经基质仍是连贯的;在神经断伤中,则连后者也中断了,这是最严重的一类神经损伤,初期无法用电生理方法鉴别这两种损伤。在轴索断离后,瓦氏变性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在受伤神经的远端。

  只要神经还可以兴奋,病灶远端的神经传导速度就仍保持相对正常。文献报道:在猴子身上离断神经后,刺激神经近端,最迟6天就不能获得运动反应了。反之,刺激末端则直到第9天还可在近端收集到混合神经动作电位。组织学发现,变化首先

  出现在终板和终末神经分支,这些情况说明传导障碍首先发生在轴索的最末端。在人体内,神经严重受损而传导停止所需的时间,还太清楚,有作者认为人体内神经持续兴奋的时间应比动物更长一些。

  神经损伤的修复需要由受损神经近端开始再生。轴索平均每天增长约1毫米。再生的纤维传导速度一般比正常的缓慢。再生后,轴索断伤和神经断伤在电生理方面的表现差异就显示出来了。轴索断伤时,轴索可以沿正常途径再生而达到完全恢复。神经断伤则不同,再生轴索迷途是不可避免的,由此而产生的协同运动可用肌电图测出。

  在急性创伤时,经常遇到是否有神经损伤的问题。肌电图中最大用力收缩型式的价值有限;固然如果证明有随意肌电活动那就说明不是神经全被切断,但是也不能以没有获得干扰型就决定有神经损害。运动单位不足的表现也可以是由于怕疼或不合作而用力收缩不足的结果。在急性期不能期望肌电图有其他变化。如刺激受伤局部的近端,而在远端

  收集到诱发电位,则表明至少有一部分神经纤维仍有传导功能,若无这种反应,则可能为神经失用、轴索断伤或神经断伤。此时要鉴别这三者尚不可能。如在伤后10天后损伤的远端仍可兴奋,而且2~3周后尚未见有纤颤电位,就表明病人是单纯的神经失用;如果属于轴索断伤或神经断伤,则在此时不会有神经兴奋,并且还常见有纤颤电位。

  应当记住,有许多病例的损伤都是复合的。如果创伤严重,就会提出是否应进行手术治疗的问题,这根据EMG所见可大概做出判断,不过还应当指出,重要的是注意其发展。因而,不论什么病例,都要争取及早作肌电图测定(最好在几周内),否则以后记录到的随意活动电位就不能鉴别是来自原来未

  受累的神经还是再生的神经。在估计病损部位时,神经支配变异的可能性也应当考虑在内。如在手肌肉上记录出随意电活动,有关的神经都应刺激,以排除这种电活动是来自未受累神经的异常支配的可能性。因为,有些失神经支配的肌肉的电位活动是由健康神经支配的变异引起的。

  有时也能测出神经损伤的范围以便与其他损伤分清界限。Ludin等发现有肩关节脱臼时,除有腋神经或臂丛神经损伤外,有时还伴有肩关节转轴套的毁坏。在这种情况下,临床不受影响的肌肉肌电图是正常的,因为这种麻痹是由于腱损伤所致。

  再生神经纤维只能在到达肌肉后才能用电生理方法测出。从原则上说,如在神经上刺激和收集,可更早得到诊断,但在临床尚未这样应用。神经支配恢复后,其电生理表现最初只见短时限的电位,其形状与纤颤电位难于鉴别。

  这些电位很容易疲劳,经过一个短的间歇后,又能随意活动。再过不久,多相电位出现,在再生的进展过程中,运动单位的数目增加,最大用力收缩的电位密度也增加。但即使临床上完全恢复,8~10年后肌电图复查,还可以见到运动单位时限延长和最大用力收缩为混合相。

  在神经断伤后,芽生的神经纤维不可能全部都到达它们原来支配的肌肉。这种错误走行的神经再生,导致一种协同运动,它大大减弱了肌肉的精细动作,尤其是在尺神经或面神经损伤之后更是如此。这种现象可以通过肌电图对同一神经支配的几块肌肉进行同步记录反映出来,记录中显示病人不能分别地活动每块肌肉。用多导电极时,Erminio等发现,在周围神经创伤几个月以后,运动单位的范围增大和电位的波幅增高,但其变化不如前角细胞的变化明显。

  在神经再生支配的开始,神经电图测出的神经传导速度极慢,以后有所加快,但极少达到健康时正常值,诱发电位也很小而且是多相的,因此,感觉神经动作电位很难收集到。

  肌电图的测定对神经创伤后手术吻合是有帮助的。在缝合断离的神经时,外科医生要求近端和远端神经束能准确对位,如手术是在神经切断几天内进行的,电生理可以帮助辨认神经束;个别远侧断端的每个束,用微小的电流刺激,则引起一定的肌肉收缩,随即刺激个别近侧断端的每个束,此时病人感到

  受损神经所支配的区域有感觉。当辨清近端或远端的那些神经束是感觉为主或是运动为主以后,即可很小心地对位缝合。同时,如果对术后患者3个月、6个月、12个月、15个月连续的监测,可以记录断离神经手术的恢复状况,对提高神经损伤康复率意义重大。

  电生理监测可用于外伤性神经手术过程中,逐个地用电刺激神经束近端,再从神经瘤远端的同一个神经束进行记录,这样就可以不切断或少切断有传导功能的纤维。

  总之,在神经损害中(包括非外伤性和外伤性),肌电图和神经电图不仅可以定位受损神经及神经损害的范围,也可以回答有关神经损害的予后和评价治疗效果等问题,而且检测结果是客观感的、有可重复性的,是对神经功能康复评价最有价值的检查。

  肌电图和神经电图是诊断前角细胞?神经根?神经干?末梢神经??神经肌接头??肌肉这一链条中某部位障碍或病变的检查方法,是诊断下运动神经元病变和神经肌接头病变、肌肉病变的有价值的检测。肌电图对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可以累及周围神经者,具有诊断价值,一般情况下没有确定的指导意义。

  对中枢神经损害(脊髓损害),体感诱发电位(SSEP)和MEP最具诊断价值,因为SSEP是反映了深感觉通路上神经的完整性;而MEP则是反映了中枢运动通路(锥体束)神经的生理完整性。

  现将本人发表在《中国临床康复杂志》(2003年第2期)上的论文“节段性MEP和SSEP对脊髓损害的定位价值”做为实例给大家讲述,供各位参考。

  外伤致脊髓损害引起的截瘫,由于早期病程短、体征和症状不明显,而不能及时做出定位论断,往往造成治疗不及时与不可逆病变而致残。现代神经电生理技术中的节段性运动诱发电位(motorevoked,potential,MEP)和体感诱发电位(short sensorye?voked potential,SSEP)的检测可以准确地判定早期截瘫患者的脊髓功能状况,定位损害的脊髓,为患者及时治疗提供准确信息[1]。

  材料 患者,男性,19岁,10d前从7m高处摔下,当时昏迷约1h,清醒后,自觉双下肢麻木,不能运动,在当地医院治疗效果不佳,来本院求诊,收入院。骨科专科检查:脊柱生理弯曲存在,T5?6棘突压痛明显,局部无明显肿胀,胸段脊柱活动范围受限。双上肢正常。双下肢无明显肌萎缩,肌力0级,肌张力正常。剑突以下平面及双下肢深感觉、复合感觉消失,痛觉减弱未消失。

  双侧腹壁反射、提睾腱反射、肛门反射减弱。双侧肱二、三头肌腱反射正常。双膝腱反射、跟腱反射减弱,病理反射均阴性。X线椎体陈旧性压缩骨折、T5椎体楔状变形,唐虞之治成语接龙,T6椎体Ⅱ度滑脱。CT印象:T5-6压缩性粉碎性骨折。入院诊断:T5-6压缩性、粉碎性骨折合并截瘫,截瘫指数:4。入院第2天后,做MEP和SSEP检查,确定脊髓功能及损害部位。

  1.2 方法 采用日本光电MEB5504肌电图/诱发电位仪检测SSEP,该仪器与国产CCS-型大脑皮层刺激仪联机组成MEP检测系统。室温为27℃。

  双上肢MEP在大鱼际肌记录,分别刺激C5棘突处及头皮处,潜伏时和波幅均正常。双下肢MEP,双胫前肌安置记录电级,将刺激电极分别置于T12,T10,T8,T6,T5椎体棘突处和头皮中央前区处。开动刺激装置,诱发波形,潜伏时分别为:T12处11.2ms, T10处为

  12.5ms,T8处为14.6ms,T6处为16.0ms(波幅低)、,T5处无波形出现,头皮上刺激亦无波形出现。中枢运动传导时间(中枢运动传导时间=大脑皮层刺激波潜伏时- T12处刺激波潜伏时)趋向无穷大。MEP印象:T6?7脊髓处损害。

  双上肢刺激腕部正中神经,分别于C5棘突处和头皮上记录,N13、N20均正常。双下肢刺激踝部胫神经,分别于月国窝、T12处、T10处、T9处、T8处、T7棘突处和头皮CZ处记录,诱发波形潜伏时分别为:月国窝7.6ms, T12:19.6ms,T10与T9:20.0ms,T8:20.4ms,T7处无波形、CZ处亦无波形出现。SSEP印象:脊髓损害(T8-T9段脊髓)。患者后期椎管探查术所见:T6-7段脊髓平面损害。

  截瘫患者脊髓损害的诊断,早期仅凭首发症状和根性神经受刺激的部位、感觉平面、肢体瘫痪形式来确切定位诊断,易发生错误,并且仅限于推测,很粗糙。CT、MRI虽然能够准确的反映形态学改变,但不能确切反映脊髓的功能状态如何,更何况早期损害。SSEP是刺激周围神经干,在深感觉传导通路上记录,诱发波形。

  SSEP可以判断脊髓功能与结构的完整性,尤其是后索→内侧丘系统功能的状态,如果通路上仅有小部分完整性存在,在放大整合作用下,SSEP仍可以记录出波形。但SSEP往往对纵向范围的损伤做大致判断,不能详细脊髓节段定位。本文患者SSEP结果仅见T7棘突处无波形出现,说明深感觉传导在T7就有障碍,结合解剖位置提示T8-9脊髓节段损害,与实际脊髓损伤节段下移一二个节段。但SSEP无波形出现,仍可预示着脊髓功能损害的严重程度。

  MEP技术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应用于临床,由于刺激性能好,能穿透骨质,且安全性大,近乎直接兴奋神经组织或神经纤维,而被很快推广于临床诊断。常规的MEP只能反映脊髓长束型传导功能和周围神经传导功能。本院采用的节段性MEP不仅反映脊髓长束型传导,而且还能对脊髓损害的节段进行确切定位。本文患者从T12棘突(脊髓尾段)开始刺激起,顺序T10,T8,T6棘突处均刺激,皆有相应的诱发波形出现,说明与棘突相对照的脊髓节段神经组织仍然存活。

  从T5棘突处刺激无波形出现,提示相应脊髓节段纤维或神经组织重度破坏或中断,即无神经兴奋传导。T5棘突处相应脊髓神经无兴奋传导,从头皮刺激神经传导当然无法下传,因此头皮刺激MEP反应消失。节段性MEP检查与解剖学结合提示:T6-7脊髓平面损害,结果与患者椎管探查术看到损害节段相符。因此,节段性MEP、SSEP对脊髓损害的定性、定位诊断很有价值,尤其节段性MEP的诊断更准确、更灵敏。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白姐论坛买吗| 228论坛| 香港正版挂牌最快最新| 百度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百家图库| 公牛网| 财神爷会员领料专用| 王中王生活幽默一肖| 九龙精英高手论坛首页| 香港马冰心会图库|